沟通、分享、原创、新鲜的品牌社区
Search
Guestbook
网站分类
友情连接
文章归档
站点统计
债务危机席卷中国只是时间问题
Publish Date: 2017/12/10 13:22:22   Tags:

债务危机席卷中国只是时间问题

 最近的重要财经新闻颇为集中,新闻媒体的解读有好有坏。其实,把这些经济事件联系起来加以汇总分析,应该可以对今年经济趋势有一个颇为靠谱的判断。

几条主要的新闻:一是大家都在谈论的45万亿固定资产投资计划;第二是财政部历史上首次问责地方债违规问题,对地方债实行“闭环管理”;第三是北京等城市的房地产供地比往年减少近七成,其他主要城市的供地也均有不同程度下降。这三条新闻看似毫无关系,但实际上,内在联系却是相当之紧密。以三者为由头,梳理一番,可窥知当下中国的地方债务状况,并窥测有司部门的应对方式。

先来说所谓的45万亿投资。当这条消息首先跑出来的时候,不少人表现得惊恐万状,面对如此大的投资量,今后中国的资产溢价岂非不可控制,货币贬值不会更加剧烈吗?不过,看看新闻背后的数据,会有不同理解。

这个45万亿是某家新闻报社通过统计现在已有23个省公布的2017年固定资产投资目标,数字相加后的推算结果。也就是说,“45万亿2017年固定资产投资目标”,只是一个预测值。而且,了解中国经济数字统计内幕的人都知道,绝对数字不可靠。比如你把各省报上去的GDP增速数字相加,然后再除以上报省的数目所的平均值,绝对是要高于中国官方公布的GDP增速。原因是,大部分省市都有虚报的现象。同理,这个45万亿的绝对数字也存在类似问题,你很难相信绝对统计数字的真实性。不过,比较一下以往的数字,仍然可从中看出经济趋势。

我们如果拿今年计划的45万亿与以前几年相比较,会发现这个总数是在减少,而不是在增多。2015年全国的固定资产投资达到了56.2万亿,2016年是59.7万亿,都远远超过现在的“45万亿”。这个趋势表明什么呢?它说明,地方政府的投资计划其实不是在增多,而是在减少。

2009年的刺激计划以后,这些年掀起了基建大潮,各地的“铁公基”项目纷纷开工建设。铁路、车站、机场、城市基础设施等等项目启动数目之多、速度之快,令人乍舌。前几年,发改委一天之内批准好几项总值过千亿的钢铁项目并不是什么新闻。根据发改委和交通运输部的计划,在2016到2018年的三年内,中国拟重点推进铁路、公路、水路、机场、城市轨道交通重大项目303项,而在地方层面,自然也是有样学样,大举建设基础设施以及各类与钢铁水泥相关的建设工程。

 

但是,各个地方政府经常拿不出配套资金,就得自己想办法筹措资金,换句话说也就是要举债。一般来说,地方债是由地方政府部门的投资公司发行的。根据人民银行前几年的估计,各地为了铁公基建设的资金筹措,成立了一万多家融资公司,进行基础建设融资。但是,钢铁水泥等产业已经是严重产能过剩的产业,像是中国钢铁产能年产量的至少22%以上都是过剩产能,这使得相关企业无法消化库存,难以收回成本。

同时,投资回报效率低下的基础建设投资,往往回本很慢甚至亏本,加上中饱私囊等现象的存在,造成许多项目的债务延期还款以及债务违约。《经济学人》杂志在去年就指出,中国的债务危机程度不输希腊,如不再加控制即有爆发的危险。而这样的系统性债务风险,早在几年前就引起了央行的警觉。

根据最保守的估计,至少有9个省的债务规模已经达到了财政收入的20%以上,加上堆积如山的公司债务(据外媒统计,这一部分债务占GDP约15%),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账上有到底多少坏账现在谁也说不清楚。据分析,中国目前面临的债务困局已经类似于上世纪90年代日本韩国面临的金融危机。因此,把总投资从过去的五六十万亿逐渐降到45万亿,这是为了不过大增加基建带来的新欠债,同时,严格管理既存债务,不使债务黑洞进一步扩大。

本来,地方政府过去是依靠出让土地来偿还债务(据传这一部分收入占据地方政府财政收入近四成),但是目前房地产泡沫风险令人担忧,尤其是大中城市,土地供地面积骤减,北上深等城市中心几乎已无地可卖,而中小城市地价又太便宜,无人问津。似乎过去依靠卖地来增加财政收入从而还债的做法不再行得通。事已至此,地方该如何应对?

英国《金融时报》也曾发文分析称,中国的基础建设项目过度投资,项目繁多但无法产生现金流,地方政府承受着相当大的财务风险。为了应对这种情况,除了严格管理既存债务,有关部门还能想到的解决之道是什么呢?其实,和你我能想到的办法也差不多,那就是发行债券,用新债来偿还旧债。挖东墙补西墙。

2016年全年全国共发行1159只地方债,发行规模共计60458.4亿元,较2015年同比增长57.65%。对于这些新增债券,其主要持有方——银行和金融机构也将会进一步将其证券化,卖给投资者。在极端情况下,类似于纪实电影《大空头》的剧情难免会上演:金融机构把风险很高、评级很差的债务重新包装,当成很好的投资产品卖给不知情的投资者,从而转移债务风险。

另有一个操作性很强的方法就是增大税收,例如增加对于中小企业的课税和对普通人增加消费税,以税收养债务,让民营企业和消费者来为地方债务买单。你是否觉得以上的解决之道都太过残忍一些,有无其他方法呢?很遗憾,答案是,很可能没有其他办法。目前中国债务危机形成的根本原因在于:借债的速度已经远远超过了金融体系偿债的能力。如果强行违约,意味着经济“硬着陆”,这样各方面都影响极坏。有鉴于此,转移、置换债务矛盾,是看上去最可能成为现实的办法。

债务危机席卷中国只是时间问题,但我认为,最后的埋单者总是会出现的。那最后的埋单者当然不会是银行和金融机构,而只可能会是股民、投资者和制造业。

 

本文已有 0 条评论,你也想说点什么吗?
名字:



留言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  •    最新文章
  • 最新留言
  • 最新评论
Creative Commons
共享声明
本站内容采用署名-非商业-相同方式共享.网站类转载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出处和作者信息.Z-Blog主题制作请联系新鲜人
Meicheng
图标汇集
网站收藏
Copyright © 2009 ###.All Rights Reserved.
站点统计